尽管玛哥说的过于偏激,因为让安诺巴斯担任海军统帅以及派舰队守卫萨丁尼亚实际上可不单是汉诺派的决定,但是有一点他就说得非常对,西西里与迦太基的联系不能被切断,否则这10多万士兵就没有了军粮供给,那就真的是全完了!……波米尔卡身处军中,主要负责后勤保障,深知军队军粮消耗之巨,之所以从东部撤军,粮食供给就是最重要的原因,因此他越想越心惊,当即说道:“玛哥大人,我会与你一同写信,催促元老院必须立刻重整我们的舰队,全力保障西西里与迦太基的海上航线!”

  玛哥神色稍霁,他恨声说道:“就算元老院听从了我们的建议,但是我们的舰队能不能做到还是另一回事,我们现在的军粮还能维持10天左右,10天过后我们所有人的性命都握在海军的手中,这真是让人不甘心啊!”

  波米尔卡听着,心中也感到苦涩,他大声的提醒道:“玛哥大人,我们能扭转困境的最好办法就是击败戴奥尼亚军队主力,赢得西西里战局的主导权!”

  “说得容易,但是你也看到了,这三天我都在营地外摆开阵势,但对面的戴奥尼亚人却丝毫没有要下山同我们进行会战的意愿。”

  玛哥既有些无奈、又有些疑惑:“我详细了解过戴奥尼亚国王以往所参与的战斗,他是一个果断大胆、敢于冒险、而且还非常自信的人。最早期他还是雇佣兵首领的时候,就敢率领数量远少于对方的雇佣兵向卢卡尼亚军队发起进攻;在狄奥尼修斯入侵大希腊的时候,明明狄奥尼修斯占据优势,尤其是在骑兵方面,他还是大胆的同锡拉库扎人进行了会战……

  前不久,戴奥尼亚与罗马发生战争,罗马相隔戴奥亚那么远,他居然率领大军主动发起了进攻……这样一个极其喜爱进攻的人为什么这一次却不敢接受我们的挑战呢?!”

  “会不会是因为戴奥尼亚军队还没有准备好?”波米尔卡想了想,说道:“又或者是因为凯法罗伊提昂的军队距离这里太近……让戴奥尼亚国王心有顾虑?”

  玛哥听了,心中一动,他将佩剑放下,沉吟着说道:“或许……我们应该让哈斯德鲁巴将军队都撤到西坎人的领地内,引诱东面的戴奥尼亚军队西进,占领空虚的凯法罗伊提昂。这样一来,戴奥尼亚国王感到北面安全了,或许会放心的与我们决战?”

  “如果戴奥尼亚人还是坚守不出呢?”波米尔卡担忧的说道。

  玛哥稍作思索,果断的说道:“那我们就包围凯法罗伊提昂的戴奥尼亚军队,逼迫他们在山区同我们决战!”

  “这是一个好主意!”波米尔卡眼睛一亮,但他又提醒道:“恐怕阿科尼斯不会愿意从凯法罗伊提昂撤退。”

  “那个主动投靠我们的西凯尔首领?!”玛哥拿起放在桌上的佩剑,重重的一剑砍在桌上:“这可由不得他,他不撤也得撤!”

  ……………………………………

  在得到玛哥的命令之后,哈斯德鲁巴无视阿科尼斯的哀求,下达了命令:所有的士兵、所有的西凯尔人全部向西撤退。

  一些西凯尔人即使因为家眷在迦太基人的掌握中,也没有屈服,他们拒绝进入昔日的仇敌西坎人的领地。

  对此,哈斯德鲁巴毫不留情的进行了镇压,从而迫使大部分西凯尔人乖乖的服从了。

  在撤退的时候,迦太基人还将凯法罗伊提昂城彻底的破坏。

  但是,得到戴弗斯指令的利扎鲁并没有趁机率军西进,还是让军队停留在恩那,同时还在不断的加强该城的防御。

  驻扎在米诺亚城的戴奥尼亚主力部队更是无视迦太基人天天在山下列阵,一直在加紧修筑营地。

  工程师们在听取了戴弗斯的指示之后,所做的营地设计是:整个戴奥尼亚营地从靠近海边的米诺亚城开始,沿着整个山丘的走向,一直向北延伸,抵近北面的那个狭窄低地(即之前列奥提齐德斯让阿格里真托溃兵引诱迦太基神圣兵团、并最终将其击败的地方)之后,营地折向东北方,继续沿着连绵的、并不太高的山丘,最终倚着普莱塔尼河上游终止,形成一道半弧形的防线,而东面的简易港口就在它的怀抱之中,有卡塔奈船队运输来的充足物资、有古尔戈湖提供的足够用水,戴奥尼亚军队做好了长期防御的准备。

  和西部的情况不同,在西西里东部列奥提齐德斯已经率队向锡拉库扎进军,在到达列奥提尼、汇合了盟邦的军队之后,整个军队分成了两部分,主力由第七、第八军团组成,由列奥提齐德斯亲自率领,继续向南,翻过山岭,到达锡拉库扎西面的大港附近。

  另外由盟邦军队、友好城邦所组成的8000多名士兵则让赞提帕里斯率领,沿着海岸南下,途径陶尼斯,直抵锡拉库扎的东城。

  锡拉库扎人一直在密切关注着北面的戴奥尼亚人的动向,当得知又有戴奥尼亚军队离开卡塔奈城,还抵达列奥提尼时,他们就警觉的意识到这可能是针对锡拉库扎而来。

  消息传开,锡拉库扎城内民众十分恐慌。

  等到消息确实之后,锡拉库扎议事会这时候才发觉上了当,这些天民主派和中立派都在为“谁应该为激怒戴奥尼亚负责”这个问题发生争执,浪费了大量的时间,竟然没有去做好防御的准备。

  在生死存亡面前,泰阿根尼斯和法莱库斯等人不得不放下矛盾分歧,全力应对狡诈的戴奥尼亚人即将到来的进攻。他们对城内的公民进行了紧急的军事动员,同时又派出骑兵迅速通知城外的各个村镇,让民众立刻携带家当,赶到城内避难。

  一天之后,在东城墙上的哨兵首先望见了沿着海岸线逶迤而来的敌人。

  ……………………………………

  新舰队遭受惨败的战报传回了迦太基,元老们大为震惊。

  安诺巴斯在这份报告中将罪责推给了阿德米卡,推托说:正是由于阿德米卡行动迟缓,导致两面夹击的计划未能实行,反而被戴奥尼亚舰队各个击破。

  随后,元老们又收到了来自玛哥和波米尔卡的联名控诉。

  到底是安诺巴斯指挥失误,还是阿德米卡执行不力?

  元老们有过一番争论,尽管有汉诺为之辩护,但是作为海军统帅,安诺巴斯连战连败,难逃罪责。

  所以争论并没有持续多久,元老院就通过了“撤掉安诺巴斯海军统帅职务、让其回城受审”的决议。

  迦太基因海而生,靠海而繁荣,尽管现在他们也开始往内陆发展,但海洋依旧是他们的根基,如今迦太基海军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已经说明戴奥尼亚舰队的胜利不是偶然,迦太基海军力量处于劣势已经是事实,这不但使西西里岛上的10万大军处于危险之中,也开始威胁到了迦太基本城的生存。

  所有元老们第一次不含私心的、积极认真的探讨解决迦太基海上困境的办法。

  首先是要尽快确立海军统帅新的人选。

  尽管安诺巴斯受到弹劾,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是一名优秀的海军将领,所以元老们提出的一个个人选都因为才能还不及他,而被排除,最后还是艾斯亚鲁巴提到的一个人名,让众人没有对他的能力进行质疑,而是担心他的身体。

  莫尔巴尔,迦太基贵族,前元老院元老,年轻时曾经参与过迦太基对抗意大利北海岸的希腊城邦的海战,后来几次担任海军统帅,主导与以锡拉库扎为首的西西里的希腊联合海军的战斗,胜多负少;他还曾经勇敢的率领船队,沿着前人开辟的航路,向西越过赫拉克勒斯之柱,沿着海岸南行,到达阿非利加西海岸中部,并带回了一些珍奇异兽和穿着古怪、皮肤黑得发亮的种族,因此成为迦太基的英雄;但他后来厌倦了迦太基的政坛,再加上年事已高,因而主动退出元老院,并且在乌蒂卡隐居。

  在得到好几个与他相识的元老确认其身体无恙之后,元老们一致同意,便派使者去乌蒂卡征询这位不属于任何派别的老人的意愿,看他是否愿意出任迦太基海军统帅。

  其次,元老院就“是否将防御萨丁尼亚海域的新舰队调回”一事进行了商讨。毕竟,这支新舰队原本是为了保护萨丁尼亚航线,如今却被打残,没有发挥任何作用,继续待在萨丁尼亚没有多大的意义,反而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如今,戴奥尼亚大军也登陆了西西里岛,迦太基军队所承受的压力加大,后勤补给的问题就更凸显出来,必须要确保西西里与迦太基的海上航线的通畅,才能保证岛上的10万大军能够没有顾虑的全力作战,这成为了迦太基元老们的共识。为此,他们不但决定要调回这支残存的新舰队,并要将之投注于西西里方向,而且还要将新下水的战船编入其中,同时督促各船厂加快后继新战船的建造。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40993/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