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羊补牢,尽管明知道希望渺茫,刘老三匆匆盘算了一下后,还是又安排了一个信使连夜北上,赶往阳城去和那里的守将枞公联系,让枞公准许阳城城里的普通百姓和本地士兵出城收粮,尽最大可能挽回民心,留下能够长期守卫阳城的希望,也让阳城守军在被迫突围时能多点希望,还有方便南阳军将来反攻夺回阳城。

  韩信没有阻拦刘老三的垂死挣扎,还是在刘老三把信使派走之后,还有二十几个叶县败兵告退以后,韩信才开口说道:“恐怕没有什么希望了,就算我们的信使顺利赶到了阳城,阳城也还没有被汉贼攻破,汉贼也一定会借口枞公杀使,收回之前的承诺,继续把不顾民生的尿盆子扣到我们身上。”

  “死马当活马医吧,反正阳城是肯定守不住的,碰一碰运气,看看枞公那个蠢货能不能给我们多争取一点时间。”

  刘老三的语气十分无奈,很明显也对自己的亡羊补牢之举毫无信心,然后刘老三还极是难得的叹了口气,向韩信问道:“大将军,接下来怎么办?是下定决心,赶紧退守到汉水一线,用我们的宛城国都和南阳腹地换时间?还是全力坚守宛城,指望靠城防拖住时间,等项羽那个匹夫带着西楚军主力来救我们?何去何从,大将军你觉得应该如何选择?”

  军神韩信第一次在战术问题上犹豫不决,迟疑了许久后,韩信还这么答道:“大王恕罪,事情关系到我们南阳国的前途命运,臣下需要慎重三思,然后才能给大王答复。”

  “越快给本王答复越好。”刘老三面无表情的回答道:“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迟迟拿不定主意,我们就是想抢先撤到汉水建立坚固防线都难。”

  韩信答应,心事重重的告退间,韩信甚至都忘了向刘老三行臣子礼节,刘老三也没介意这样的细节小事,只是枯坐在王位上发呆,心中翻来覆去,一直苦思不断,“是赌上一把,集中军队全力死守宛城?还是稳妥起见,痛下决心准备放弃宛城和南阳腹地,抢先撤到汉水一线布防?”

  是日,韩信和刘老三都是一夜未眠,披衣孤坐在自己的卧室之中,韩信几乎一整个晚上都没有动弹,除了苦苦思索同样的问题外,又不断分析汉军的战术可能,用计夺取叶县和阳城二城,到底是出于项康喜欢耍诈的恶劣习惯,还是项康在故意保存实力,引诱自军聚兵宛城乘机速战速决?也不断推演坚守宛城可能面临的各种困难,绞尽脑汁间,一夜时间里,韩信竟然白了许多头发……

  最后,还是到了天色全明的时候,韩信心中才基本拿定了主意,赶紧稍做准备,顶着一双黑眼圈进到南阳王宫,向同样带着黑眼圈的刘老三说道:“大王,臣下苦思了一夜,觉得为了谨慎起见,我们最好还是选择退守汉水一线,这样对我们来说才最安全。”

  “说说原因。”刘老三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原因有三个。”韩信答道:“第一,我们虽然无法知道汉贼投石机对城墙的破坏情况,但是濮阳和巨鹿确实是被汉贼迅速攻破的,宛城的城防坚固程度与濮阳、巨鹿相差不大,汉贼既然能靠着投石机帮忙,迅速拿下濮阳和巨鹿,就也有可能迅速拿下宛城。”

  “但是你之前抓到那个汉贼俘虏也说过,汉贼攻破濮阳,主要是靠撞城车撞开了城门。”刘老三说道:“还有巨鹿,也是因为有赵国叛逆献门,汉贼才杀进了巨鹿城里。”

  韩信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又说道:“第二,在昆阳的时候,汉贼就已经耍过花招,故意不用他们的投石机攻城,保留实力到了叶县才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现在汉贼依然还是不去依赖强攻,只想用诈拿下叶县和阳城城池,虽然这一点也可能是因为汉贼为了节约时间,减少他们的士卒损失,但我们绝对不能排除项康奸贼还是在故意保存实力,想到了宛城再用他们的投石机全力攻城,再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刘老三不吭声,也不敢否认没有这个可能,盘算了半晌才又问道:“那第三呢?”

  “第三当然是我们撤到了汉水一线,选择的余地更大一些。”韩信说道:“守得住汉水防线就守,守不住我们可以迅速向南撤退,留下东山再起的希望,也几乎不可能被汉贼歼灭。但我们如果选择宛城,又没有把握守住宛城,再想突围逃命,希望就肯定是微乎其微了。”

  刘老三还是不吭声,还是过了许久后,刘老三才抬起头,哭丧着脸说道:“本王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就这么放弃宛城国都和南阳腹地,本王实在是太不甘心了,也实在是太可惜了。”

  “大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韩信的神情同样痛苦,说道:“只有保住我们的性命,保住我们最后的军队,我们才有希望在西楚王的帮助下东山再起,但如果命都没了,我们就彻底完了。”

  刘老三又长长的叹了口气,正盘算是否应该做出这个艰难决定的时候,不料殿外突然进来了一个卫士,向刘老三禀报说西楚军南线兵团的利几前来拜访,还说有重要大事想和刘老三商量,刘老三这个时候不敢得罪西楚军,当然也只能是立即下令召见,然后没过多少时间,利几就被请到了殿上。

  “外臣见过南阳王,咦,这么巧,大将军你也在?不过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眼睛都这么黑?昨天晚上没睡好?”

  “确实没睡好,利将军快请坐,来人,为利将军设坐。”

  客套了几句后,利几被刘老三请了坐下,然后当刘老三问起利几的来意时,利几也没卖关子,开门见山就说道:“南阳王,外臣是为了如何应对汉贼进攻的事来的。外臣在城外听到消息,说是汉贼已经拿下了叶县,还已经打到了阳城城下,阳城距离宛城只有一百二十里,沿途又没有任何天险可守,汉贼只要拿下了阳城,肯定会很快就打到宛城,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们得尽快拿定主意才行。”

  刘老三和韩信飞快对视了一眼,然后刘老三也不动声色,只是直接问道:“利将军,那以你之见,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南阳王,恕外臣直言,宛城恐怕很难守得住了,最好的办法,是请你尽快下定决心,赶紧亲自带着军队和我们西楚军一起退守汉水一线为上。”

  利几振振有辞,说道:“至于原因嘛,第一,宛城虽然是座大城,但是你的南征军队撤到了宛城以后,你我两军还是无法全部进城驻扎,必须得有一支军队驻扎在城外,在城外驻扎是个什么样的情况,想必南阳王你也非常清楚,注定只会给汉贼把我们各个击破的机会,对我们十分不利。”

  “第二。”利几又说道:“汉贼的投石机实在太厉害,恐怕就连宛城的城墙也挡不住,我们就算能够全部进城驻扎,可能也是很难挡得住汉贼的投石机,坚持到我们西楚王亲自率军来援,所以我们最好把所有希望放在宛城的城墙保护上。”

  “至于第三嘛。”利几继续说道:“退守汉水,我们的回环余地要大得多,能利用汉水天险长期挡住汉贼当然最好,实在挡不住,我们也有把握迅速撤到南郡腹地,继续争取时间。但如果全力坚守宛城的话,一旦城池不保,我们肯定是撤退都难。所以外臣认为,南阳王你最好还是尽快下定决心,赶紧退守汉水一线。”

  刘老三沉思盘算,许久后才微笑着说道:“多谢利将军指点,小王会郑重考虑你的提议,尽快拿定主意。”

  见刘老三没有断然拒绝,利几当然是不胜欢喜,赶紧又向刘老三列举选择退守汉水防线的种种好处,用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之类的道理极力劝说刘老三尽快下定决心,还拍着胸口担保,说只要项羽带着西楚军主力赶来把汉军主力杀败,自己一定会帮着刘老三夺回所有丢掉的城池土地,绝对不会让刘老三这个西楚军的忠实盟友吃亏上当。

  在此期间,刘老三当然是满脸堆笑的连连点头,也不断保证一定会慎重考虑利几的建议,却始终没有给出准确答复,答应接受利几的‘好心’建议。最后还是借着萧何上殿奏事的机会,刘老三才满面笑容的把喋喋不休的利几给打发走,还亲自把利几送出了大殿。

  打发走了利几后,重新回到殿上,刘老三当然没有理会来奏报秋收情况的萧何,只是向韩信直接问道:“怎么看?”

  “利几的话都是对的。”韩信沉声回答,又带着疑惑说道:“不过有点奇怪,这个匹夫为什么会这么好心,费这么多口舌劝大王你亲自率军和他一起退守汉水?对他来说没有这个必要啊?他如果为了安全起见,坚持要退守汉水一线,我们既不敢拦他也没有必要拦着他,粮草军需也绝对不会短了他的,他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要拉着大王你亲自率军和他一起退守汉水一线?”

  “岂止是奇怪?”刘老三冷笑出声,突然语出惊人道:“这些话,搞不好就是项康那个小奸贼要他说的!”

  韩信和萧何一起瞪圆了眼睛,刘老三也这才说道:“本王收到准确消息,在从阳城回师宛城的路上,有一个十分可疑的人,曾经冒充利几匹夫的同乡,和他路上匆匆见过一面,还给他带了东西和书信,后来利几匹夫派了他的亲信把那人送走。”

  “有这事?!”

  韩信大吃一惊,见刘老三郑重点头后,韩信不由打了一个寒战,说道:“这么说来,这话搞不好真的是项康小奸贼要他说的了。”

  刘老三点头的时候,旁边的萧何开了口,说道:“大王,军事方面臣下不在行,但是利几劝大王你亲自退守汉水这点,臣下坚决反对,南阳是我们的本土,不但土地肥沃钱粮人口众多,眼下秋收还已经开始,大王你如果亲自率军退守汉水,只留部分军队守卫宛城,等于是把我们的南阳本土和已经在开始收获入仓的粮食全部让给汉贼,这不仅仅是可惜,还等于是自毁我们的根基!”

  舍不得就这么放弃南阳膏腴之地,本来就是刘老三迟迟下不定决心的最主要原因,再听萧何这么一说,又见立场可疑的利几反复劝说自己尽快南下,原本已经无比倾向于接受韩信建议的刘老三也改了主意,反复盘算了许久后,刘老三下定决心,说道:“集中力量,坚守宛城!等项羽那个匹夫来救我们!”

  “大王!”韩信一惊,忙问道:“大王,你下定决心冒险了?”

  “必须得冒险,不然丢掉宛城和南阳腹地实在是太可惜了。”刘老三冷冷说道:“本王就不信了,汉贼的投石机真就那么厉害,能够把我们宛城的城墙都给直接砸塌了。只要我们的城墙不倒不塌,汉贼想靠撞城和蚁附拿下宛城,那是做梦!”

  还是被时代的局限性约束,虽然还是觉得过于冒险,韩信却并没有全力坚持自己的主张,犹豫了一下后,韩信还说道:“既然大王决心已定,那臣下全力支持大王的决定。臣下还可以担保,只要我们能够守得住城,拖到汉贼师老兵疲士气下滑,就一定能够找得到退敌之策!”

  就这样,在还有充裕时间退守汉水防线的情况下,出于种种考虑,刘老三依然还是选择了全力坚守宛城,然后也不出刘老三和韩信所料,才过去了两天多时间,阳城那边就传来急报,说是汉军才刚向阳城发起进攻没过多久,急着出城收割秋粮的阳城百姓就自发的组织了起来接应汉军攻城,还有许多阳城本地籍的南阳军士兵也参与其中,枞公率领的阳城守军本来就兵力单薄,再被叛乱百姓和汉军里外一夹击,当然更加抵敌不住,很快就被汉军轻松撞开了城门,杀入了城内夺取了阳城,负隅顽抗的阳城守军大部分被歼灭,枞公本人也在混乱中不知所踪。对此,刘老三和韩信等人当然是咬牙切齿,然而又无可奈何。

  也还好,就在同一天,曹参和卢绾率领的南阳军最后一支主力两万余人,也顺利回师到宛城战场,还马上就进驻城内,为刘老三提供了充足的守城兵力。同时在此期间,宛城军民自然少不得加紧收割城外的粮草不提。

  让刘老三和韩信等人意外,又是一天多时间后,阳城守将枞公竟然带伤逃回到了宛城,刘老三闻讯既是欢喜又有些怀疑,忙亲自接见了带伤归来的枞公,当面询问他逃回的宛城,枞公也没隐瞒,老实交代说自己其实在城破之后被汉军生擒俘虏,还断然拒绝了项康的亲自出面招降,后来又乘着汉军看守不严的机会,偷了一匹马才逃回到的宛城。

  被汉军俘虏后还能偷马逃回来,刘老三当然不会轻易相信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好事,也自然少不得仔细盘问具体详细,可是让刘老三颇为意外的是,直肠子的枞公竟然对答如流,不但言语没有任何破绽,神情上也不见丝毫的做伪痕迹,对枞公十分了解的刘老三也这才逐渐放心,终于相信了枞公是真的忠心逃回。

  事还没完,刘老三开口让枞公下去治伤休息的时候,枞公又赶紧说道:“大王,臣下的伤不要紧,还有一件大事,十分紧要,臣下必须要向你立即禀报。”

  “什么紧要大事?”刘老三问道。

  “济北国反叛了西楚王,还和汉贼在赵国的军队联手,出兵攻打齐国!”枞公大声说道:“齐国抵敌不住,被迫向西楚王求援,西楚王也已经出兵到了齐地,暂时没有办法腾出手来救援我们南阳了!”

  “你怎么知道的?”刘老三这一惊非同小可,旁边的韩信也同样是大吃一惊。

  “是臣下在项康奸贼那里听到的!”枞公如实回答道:“臣下被押到项康奸贼面前的时候,正好汉贼大将周叔派人给项康奸贼送来这个消息,就恰好被臣下听到了。项康小奸贼听了还大喜鼓掌,说是这下子他再也不用担心西楚王会出兵来救我们南阳了,可以有充足的时间攻打我们的国都宛城了!还说可以让他的贼军在阳城安心休息几天,不用急着马上南下了!”

  济北军突然反叛,项羽被迫出兵救援齐地,再也腾不出手来给南阳军帮忙!听到了这样的坏消息,刘老三和韩信不但没有半点的恐慌或紧张,相反还一起都长松了一口气,然后刘老三还又笑着说道:“难怪,难怪你能顺利逃回来,原来是这个原因啊。”

  “大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枞公满头雾水,疑惑说道:“臣下怎么听不懂?”

  “你如果听得懂,项康小奸贼就不会让你这么侥幸的逃回来了。”刘老三笑得更加开心,吩咐道:“好了,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对本王的一片忠心吧,下去治伤吧,赶快把身体养好,本王以后还要继续重用于你。”

  枞公一听大喜,赶紧向刘老三道谢,然后才在卫士的引领下回去休息治伤,刘老三也这才转向韩信,微笑说道:“大将军,没问题了吧?汉贼这么对拿下宛城没有把握,我们可以安心守城了吧?”

  “大王所言极是。”韩信微笑答道:“汉贼没有信心,就是我们最大的信心!幸亏大王英明,做出了正确决定,不然的话,我们现在非得后悔死不可!”

  :。: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41015/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