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祚将二丫转过身,才发现她背后有一处伤口,虽被粗糙的包扎起来,但伤口早已裂开,现在还有鲜血渗出。

  “叫医官来!快!”胤祚下令,侍卫跑去传令。

  片刻,医官拿着药箱到来。

  新军每营都配有医官队,一队十人,专门负责处理伤口,对外伤极为在行。

  医官示意胤祚将二丫放平,而后先用剪子,剪开二丫背上衣服,再小心翼翼剪开包扎伤口的破布,用烧开放凉的清水冲洗伤口血污,然后又用沾了酒精的棉花清理伤口周围。

  一番处理之后,二丫伤口显现出来,医官拿着镊子仔细查看伤口。

  “伤口,长约一寸,宽一分,入肉三寸,是箭伤,箭头已取出,伤口内无杂物,未伤及筋骨,只是此人受伤之后剧烈运动,致使伤口开裂,流血过多,这才晕倒。”医官边说,边拿出纱布给二丫上药包扎。

  “殿下无需担心,卑职将伤口处理好,再开些补血的方子,静养几日,应当就无碍了。”

  胤祚放下心里来,口中道:“多谢了。”

  医官有些受宠若惊:“殿下不必道谢,都是卑职分内之事。”

  包扎好后,医官指挥士兵,将二丫抬上担架,而后运往床上休息。

  这时,有侍卫来报:“殿下,曹大人还等着呢。”

  胤祚道:“知会曹大人,今日太晚了,明日说吧。”

  ……

  第二日一大早,光州军营,二丫房中。

  二丫已经悠悠转醒,在医官监督下,喝了一大碗的药。

  胤祚走近房中,看到二丫已经醒了,拍拍医官的肩膀道:“做的不错。”

  医官拱手道:“王爷谬赞,全靠这位姑娘身强体健,才能醒的这么快,卑职不敢居功。”

  胤祚让他下去,而后拖个凳子,坐在二丫床前道:“怎么样,可好些了?”

  二丫虽然还有些虚弱,但气色已比昨天好上很多了,闻言点了点头,而后想起什么,四下查看,问道:“殿下,我们不是在回江宁的路上吧。”

  “放心,这是光州。”

  二丫松了口气。

  胤祚皱起眉头道:“江宁究竟发生了何事?你是怎么受伤的?仔细说来。”

  于是二丫便将中秋晚宴的事情告诉了胤祚。

  虽说二丫不在康熙的邀请名单里,但好在她身手敏捷,进不了内院,在外院的乡老商贾桌上,混点吃的总是没问题的。

  后来她吃着吃着,就看见了康熙中毒的一幕,开始也没太当回事,便躲在府里偷看,后来见又是催吐排毒,又是侍卫抓人的,才认识到不妙,趁着几个皇子争吵的时候,从曹府中逃了出来,来光州报信了。

  “这么说,你是伤是禁卫们弄的?”胤祚问道。

  二丫摇摇头:“是出城时受伤的,当时已是宵禁,城门已关了,我想从城墙上跃出去,可没想到被人发现,好在我轻功好,不然就被射成刺猬了。”

  胤祚点点头:“皇上进驻江宁,城防自比别处严上许多,这次你冒险来报信,我要谢谢你,这个消息非常重要。”

  “殿下说哪里话。”二丫有些难为情。

  “殿下。”门外有个士兵喊道。

  “什么事?”胤祚问。

  “曹大人已经起床了,询问殿下何时启程返回江宁。”

  胤祚略一思量道:“准备车马,让曹大人先回吧,我有些事要处理,随后便回。”

  “是!”那士兵得令传话去了。

  二丫有些担忧的开口:“殿下,江宁……”

  胤祚打断她:“放心,我是在骗他,你准备准备,大军午时开拔,回关外。”

  说完,胤祚边便往外走,临出门前,回头道:“好好养伤,养好了,还有一事要拜托你。”

  半个时辰后,一架车马从光州城门出发,踏上前往江宁的官道。

  马车内,曹頫挑开车帘,回头凝望,视野中,光州低矮的土夯城墙渐渐变小。

  他总觉的胤祚前后的反应有些奇怪,但也说不上怪在何处,想了想,便摇摇头,不再考虑了,反正他传旨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可以在马车里眯一会了。

  午时一到,光州军营,大军生火做饭。

  午时三刻,用饭结束,胤祚一声令下,新军正式开拔,北上关外。

  与此同时,康熙南巡队伍出江宁城,北山回京,一路浩浩荡荡,康熙的黄金龙辇居于队伍正中,看上去分外显眼。

  跟在龙辇旁的李德全,满脸悲戚之色,出城百余步,回首一望,叹了口气。

  皇子们骑马,跟在龙辇之后,只是皇子只有三人,十四并不在其中,他被大阿哥安置在一辆马车之中,派十余个兵卒看管,如同看犯人一般。

  ……

  傍晚,新军大军于野外扎营,久经沙场的新军将士熟练的扎营做饭。

  一个带拒马、栅栏的营地很快便围了起来,士兵们点起篝火,炊事队驾锅做饭,骑兵营派出探马巡逻,一切井井有条。

  不一会,饭菜的香气弥漫整个营地。

  同胤祚的习惯一样,新军将士也是一天吃三顿的。

  有时,为了行军,午饭偶尔会吃些干粮,但早饭晚饭绝不含糊,基本顿顿都能吃上热的,而且基本都能吃个七八分饱。

  在这种良好的营养支持之下,新军将士人人都变壮了不少,光看外形,已经看不出这些人几年前还是一群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反而像是入关时的八旗劲旅。

  太阳落山时,饭菜已经做好,将士们以营为单位,拿着碗,依次排队在炊事队处打饭。

  胤祚特意拿了碗,混在普通将士队伍中。

  排了没多久便轮到他,按新军军制,炊事队一共十人,设什长一人,这十人有的接碗,有的盛饭,有的盛菜,分工明确,效率很高。

  胤祚将碗递了过去,不一会便有打好饭送了回来。

  胤祚端着碗,坐回火堆旁,仔细打量饭菜。

  饭菜放在一起,满满一大碗,汤汤水水的,香味四溢,看起来十分诱人。

  碗里打底的是白米饭,关外盛产稻米,故新军主食多为大米。

  大米饭上是炖的很烂的豆腐白菜,最上面是两块炖肉,周围浇着菜汤。

  胤祚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味道平平淡淡,用盐着实不多,也没多少油水,好在赶了大半天的路,胤祚已饿的前胸贴后背,吃什么都香,大口将饭汤吃个精光。

  这饭菜汤水多,煮的又烂,倒是极好入口。

  胤祚吃完,觉得分量刚刚好,想来让普通将士吃,是有些不够的。

  好在不够吃的,还能去炊事队那再领碗菜汤,运气好,还能剩点菜叶豆腐,是以将士们打好饭都“呼噜呼噜”的扒饭,吃的极快。

  胤祚放下碗筷,这时二丫端着碗饭回来了,上面满满的都是炖肉。

  :。: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41075/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