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萨进攻端三叉戟‘驻马店’(zmd)组合,虽然位置并不固定,但穿插换位很灵活。一个赛季下来,因为自身技术特点,三个人也都有了自己更习惯的活动区域。

  梅西拖在中间形成假中锋,他实际活动区域在右路和中间这一片椭圆形地带。比利亚会站在左边锋,但实际区域同样是左边和中路这个椭圆。

  梅老板是左脚,葫芦娃是右脚,这样的跑动范围非常适合他们选择时机对球门发起攻击。而卓杨则是左右脚全能,他的这个特点能让‘驻马店’的换位套路更丰富,左中右都是他的活动范围。

  卓杨一旦迂回到左路,葫芦娃就会去往中路,或者干脆跑去右边路,虽然他的右脚在右边路内切后射门有些别扭,但不耽误溜底线或者压迫对手肋部。

  卓杨在右路遭遇埃弗拉针对性阻击后,第26分钟趁着攻防转换的机会潜伏进了左路。因为三叉戟在移形换位上太过于默契,他们的位置变化就连老奸巨猾的埃弗拉一时都没发现面前换了人,更遑论21岁的法比奥了。

  法比奥接到费迪南德分边的足球后,兴致勃勃激流而上。在曼联队内,他的飚球速度仅次于瓦伦西亚,这也是弗格森今天选择他首发右后卫的最重要因素,聪明伶俐的小年轻自然要让自己值得爵爷信任。

  五月夜风里,法比奥感觉自己就是一辆法拉利,虽然曼联今天抽中客场签,没能穿上炙热的红色球衣,但法比奥认为白色也可以成为法拉利。

  巴萨的高位逼抢当然不会眼看着法拉利就这么超速,布斯克茨化身大叉车来阻挡法比奥春风得意。法比奥倒也不是一根筋的莽夫,他又不是后来曼联四大暗黑天王之纳尼纳不传。

  法比奥将足球用脚尖捅给跑向小布内侧接应他的瓦伦西亚,这都是最简单的套路。瓦伦西亚是布加迪,法拉利和布加迪的互飚是巴萨高速路的杀手,无人能挡。

  法拉利便‘嗖’一声空掠而过大叉车身边,刮起的风迷得布教授连眼睛都挣不看。不过,法拉利忘记了谁才是高速路上的大爷,他在风啸声中也没听见温布利全场哗然。

  卓杨就像交警一样在法拉利和布加迪中间冒了出来,什么超速飙车,在交警大爷面前都是不存在的。所有一切违法行为戛然而止,正在集体提速的曼联被闪得九根脊椎嘎嘣嘣直响。

  没有响的两根是依然沉浸在速度激情中的法比奥,和从来不开快车的老门神范德萨。

  法比奥一口气跑到巴萨半场四十米线才发现事情不对停了下来,那边卓杨也恰好带球突进到了曼联四十米线,他没有去单挑已经散乱的红魔防线,有省时省力的方法何乐而不为,高速路上永远不要开斗气车。

  卓杨跑动中将足球推给中路的哈维,接下来事情就简单了,全体曼联人眼睁睁看着他俩玩出足球进攻当中最简单的直传斜插,卓杨就像科尼塞克‘幽灵’、就像他和蔻蔻的翠花一样,快速而且遵守交通规则便在大禁区腰线汇合了足球。

  同样是在右侧,卓杨比葫芦娃有一个优势。

  足球从右侧后防而来,如果是比利亚,他必须先做一个调整,才能抡开自己擅长的右脚攻击球门,而左右脚同样出色的卓杨则不用。这一点优势,尤其能让经验丰富的老门将感到为难。

  卓杨在足球上已经没有了偶像,但要论起他佩服的人,面前的范德萨应该算一个。

  在马迪堡初出茅庐时遭遇曼联,红魔门前就站的是他,而那个时候范德萨就已经是足坛老将。这都多少年过去了,曼联阵容早换的连鲁尼他妈都不认识了,可门前还是范德萨,你想不服都不行。

  范德萨经验实在太丰富,所以他看着人球殊途同归的卓杨很犹豫,因为完全不敢预判卓杨会出哪条腿。

  如果换成初出茅庐的门将,比如诺伊尔、德赫亚之类的,他们在此时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自己扔出去再说,反正面对卓杨的单刀守住了是功勋,没守住才是理所应当,没人会怪罪。

  可范德萨不能这样,年轻门将只要求一个心安,他却丢不起那个人,被卓杨闪得盘在地上像一条死蛇,还要不要脸了。

  范德萨紧盯着卓杨的下半身,他到要看看卓杨想玩什么妖。所以说,年纪大了就喜欢瞎捉摸,想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

  卓杨抡起左脚便抽,连0.1忽秒时间也没耽误,足球从心思缜密的范德萨身侧小角度直贯前门柱而入。

  卓魔王二话不说,温布利一发入魂!范德萨的预判还没有结束,他半屈身凝固在那里,像永不磨灭的丰碑。

  同样凝固的还有法比奥,他伫立在巴萨半场的边线处,旁边就是鼻子里喷出来的火可以烤肉的弗爵爷。两个鼻孔,一个烤全羊,一个当做瓦斯灯照明。

  弗爵的赛前策略,打算上半时用速度压制巴萨的传切,不求无功但求无过,千万不能丢球。上半时就被巴萨领先,比赛会非常难打,巴萨控制流也十分擅长踢领先球。

  才27分钟就金身告破,可爵爷也没办法去责怪法比奥,他只顾着飙速度过瘾,看不见卓杨从身后偷偷摸摸缀上。这就是经验的差别,天赋在此时起不到大作用,何况论起天赋,卓杨才是最不缺这玩意儿的人。

  这27分钟里,巴萨虽然控球率占尽了优势,各项场面数据也非常体面,但一切都在爵爷掌握中,巴萨就是那样,喜欢得势不得分的踢法。

  爵爷和曼联的平衡,被卓杨凭借个人能力打破了,巨星的作用本就该如此。弗格森收回三昧真火,心中轻叹一声:唉,曼联虽好,但如今就是缺一个能关键时候单枪匹马破局之人。

  弗格森把目光投向曾经具备如此能力的吉格斯,又是一声叹息。然后看向最前端的埃尔南德斯,才看了一眼便赶紧移走目光,最终看向了刚做过额头拉皮手术的鲁尼。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56905/1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