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无比澄澈……

  这是一处有两座对立石像拱卫的巨型瀑布。

  卫宫士郎站在其中一座石像的头顶,风吹在身上,战衣猎猎作响。

  他的手中并无任何武器,身上的气息也没有什么特异之处,整个人静静地立在那里,看起来既像是一个普通的少年,又像是有着无数经历、返璞归真的人。

  ——说起来,卫宫士郎是如何在短短数年之内,成为这等强者的呢?

  要知道,一般来说,光是修炼真元一气武道,就足以让人付上一生的努力了!

  将‘先天一气’布满全身,提升整体强度的练气境界。真正孕育出‘心神之力’这种超凡力量,明悟‘武道意志’,凝练出‘武道法相’的练神境界。以及把‘心神之力’推动到极致,与‘先天一气’融合,进化成拥有改变世界力量的‘真元一气’,并籍此完成种种不可思议之事,甚至是创造属于自己世界的练虚境界……

  这三重关卡,哪怕是天资卓越之辈,也要花费数十年乃至上百年,才有机会跨越。

  其他的暂且不谈,你指望一名普通高中生,随便花上几年,便能思考、凝练出自己心中最强的武道,然后将其化为法相吗?做梦呢!

  然而……

  卫宫士郎并不是一名普通的霓虹高中生。

  他有一个老师。

  那个人的性格,或许并不适合教导学生。

  但他所拥有的力量,却足以让受其教导的学生,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自我超越!

  ——以某种宝物为媒介,他创造出了一个独属于卫宫士郎,堪称无限的精神世界。

  转瞬之间,瀑布之上,原本晴朗无云的天空,乌云密布。

  伴随着轰动的雷鸣,一个由紫色能量体构筑而成的巨型武尊,缓缓降落……

  它俯视着石像顶端的卫宫士郎,手中的长弓,缓缓拉开,其中有黑火鸣雷凝聚。

  那是……

  因陀罗之矢!

  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的卫宫士郎,双眼已经化为一片纯白,同色的真元一气浮现于体表,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入内。

  在这一刻,少年好像整个人都化作了一口能够上青冥、下九幽的绝世神剑,浑身上下无不充斥着一种可怕的锋锐感!

  这即是卫宫士郎练虚武道的根本之法。

  也是他这一身以剑,兵器,投影为主力量的核心法门——

  白帝极光剑。

  它原本是需要无数‘命丛’修行的顶级道术,但经过卫宫士郎的‘师父’推演与修改之后,已经变成了条件放宽、最终效果却不逊色于原本的武道真功。

  即便有着‘地狱洗魂经’辅助、磨砺心灵,卫宫士郎也就堪堪达到练神巅峰的水准。在虚拟的精神世界之中,时间流速与显示不同,数十倍的差异之下,还有无数模拟出来的战斗参与,他对于这类心神操控类的武功,其实并不是多么感兴趣。

  卫宫士郎学学练气篇、练神篇,基本也就差不多了。再往上的练虚篇,他只是翻了翻,没有真正修行。至于最后的练虚返神篇,就算有辅助,他也压根没看过,或者懒得看。他喵的,就连创始人都练了不知道几万年才大成,他还是洗洗睡吧……

  不过,这一门白帝极光剑则不同。

  白帝意指为主管金行的五方上帝,金性不朽,指坚固、难以朽坏的存在。而极光剑则说的是这一门神功的另一大特征:如剑一样锋锐无比,像光一样无从

  捕捉。

  那不就是……

  毫无疑问,这一门经过了魔改的神功,非常适合起源为‘剑’,可称之为天生剑骨头的卫宫士郎修行。所起到的效果,绝非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直接在五年内的时间里,一口气突破至练虚开天境界,配合自己的魔术,开辟出独属于本我的特殊固有结界‘剑界’的地步。

  在这由三关亚神亲手缔造、与现实几无任何区别的精神空间之中,一切神关以下的修行成果,都是真实不虚的。只要在梦中进步,醒来之后,就能以虚代实,如同作弊一般,获得相同的力量!甚至连能量的补充都不需要。

  卫宫士郎之所以强大,由此而来。

  下一刻,随着雷鸣炎闪,代表本方世界最强之一的因陀罗之矢降临,卫宫士郎身化剑光,迎头悍然碰撞!

  瀑布与拱卫它的石像,都在猛然爆发的力量中崩坏。

  这即是卫宫士郎的日常。

  朴实无华,且枯燥。

  —————————分割线—————————

  通往柳洞寺后山山腹的道路上,一群人正悠闲的走着。

  个子小小的远坂凛,与美狄亚,Arhcer,库丘林一道,准备先去圣杯系统处仔细观察一下,方便接下来的改造,顺带学习一下神代魔术师的手法——或许还得加上卢恩符文。不过有一说一,库丘林穿着沙滩裤和花T恤的样子,总让她觉得不靠谱。

  远坂凛一边走着,一边看着原处冬木市那五光十色的夜景。

  她暗暗思考。

  圣杯战争已经开始了吗?

  可是……

  为什么没有多少实感呢?

  说起来,她这十年来,是怎么度过的?

  努力修炼魔术,兴趣使然的出去行侠仗义,消灭被此世一切之恶感染的人类。

  但是,她的目的,终归只有一个——

  证明远坂这个传承已久的魔术世家,哪怕只剩下她一人,也足够继承下去!

  明明没什么特别的愿望,却依旧摩拳擦掌的准备这次圣杯战争,也即是为了这个目的。毕竟作为创造了圣杯的御三家之一,远坂家如果自己都放弃了争夺,那就真的证明这个家族没落了,这一点恰恰是远坂凛所无法忍受的。

  她并非觊觎圣杯,远坂凛只是想在这场战争之中,证明自己作为魔术师的实力!

  不过,最近的事情发展,有些超乎她的预料……

  先是意外吃下不老药、返老还童,接下来又得知自己的同学卫宫士郎,其实是深藏不露的超级高手,然后又发现自己所召唤的英灵,是来自未来另一条世界线的卫宫士郎,接下来明晓亲生妹妹原来过的是这种地狱般的生活之后,又听说间桐家唯一的家主,和爱因兹贝伦家族驻地,已经被卫宫士郎重拳出击直接打爆的事实……

  这一整套组合拳打下来,她惊讶的发现,御三家里貌似也就剩下她混得最好了。

  不老药至少给了远坂凛几百年的寿命,以及至死方休的青春,作为远坂家主的她,还坐拥好几栋豪宅,初中时期被卫宫士郎怂恿投资,在冬木市商业街买下来的好多店面,懂得些许财产管理之后,现在看来,怎么想都是自己赚的盆满钵满。

  就连最可怜的妹妹,至少也被救出来了。

  御三家里,间桐家直接完蛋,剩下个独苗慎二还是个狂舔卫宫士郎的香蕉人,而爱因兹贝伦家在重重

  约束之下也只是苟延残喘。真要算起来,唯独剩下她的远坂家还算安稳,钱财不缺的情况下,还有个做饭好吃温柔体贴又能打的成熟版士郎在身边当马仔。算起来他也可以长久的留在自己身边,毕竟从者同样不用担心寿命问题。

  唯一的问题只有作为同学的卫宫士郎了,这个家伙似乎有着中央空调体质,非常容易吸引失足少女。

  不过远坂凛转念一想,自己有几百年青春,还怕了这些保质期最多30年的小碧池?

  这种情况下,魔术师的荣耀,似乎也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她的生命才刚刚开始,就已经站在终点线,枯燥得令人发指。

  这一手好牌,只要以后不发蠢,怎么想都是冠位魔术师可期,毕竟时钟塔那帮扑街加一块儿都不够卫宫士郎和Archer一只手打的。到时候找大姑子伊莉雅借一下赫拉克勒斯,然后再花钱雇佣几个不肯回归英灵座,在现世度假的英灵。

  几位臂上能走马胸口碎大石的英雄好汉,穿着西装革履,一人拿着两扇门板大小的大爹,往时钟塔门口一堵,时钟塔女王远坂凛那不就成了?

  谁敢反抗,就让Archer上去一刀把他细细剁做臊子,这个家伙最近战斗力是眼看着的往上涨,自称‘一觉纯熟,二觉在望’,想必再过个十多二十年,就能靠着灌顶外挂蹭到卫宫士郎现在的‘剑神’境界,乱刀斩死个魔法师应该没啥问题吧?

  而她所获得的一切归根究底,都要归功于那位‘神’。

  所以,她打算帮祂,就这么简单。

  “……”

  进入山东之后,左拐右拐了一阵,忽然,美狄亚停下了脚步。

  见状,远坂凛略微有些好奇:“到了么,就是这里?”

  “总觉得不太对。”

  神代魔术师绕了绕耳旁银色的发丝,没有回答她。

  “你也觉得不对劲?让我看看。”

  库丘林摸了摸下巴,右手以魔力在空气中画了一个金色的卢恩符文,然后闭上眼睛,任由成型的符文慢慢消散于无形。

  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眼,深情凝重:“你们在这里别动,Archer和我一起进去。”

  说完,随着身上的休闲装切换为战衣,他飞奔窜进了山洞深处。

  听他这么说,Arhcer也是一挑眉,双手中魔力粒子凝聚,化为两把黑白短剑,然后同样脚下发力,闪身而入,只留下美狄亚和萝莉形态的远坂凛面面相觑。

  没过多久,库丘林与Archer面色难看的从中走出。

  库丘林也不多话,直接了断的道:“没了。”

  “啥?啥没了。”

  Archer摇摇头:“全没了。”

  远坂凛急道:“到底是什么没了?你别告诉我里面的那个东西不见了!”

  库丘林吐出一口浊气,点了点头:“不仅如此,还有地脉与大圣杯系统……”

  Archer接话道:“包括里面的此世之恶。”

  “……”

  “怎么可能……”

  美狄亚神色凝重:“有什么人把它整个搬走了,还是在不影响它运转的情况下。”

  与此同时……

  正躺在自己床上的卫宫士郎,猛然从梦中惊醒。

  他的手中,赫然还握着那无限梦境的载体——

  一枚旋转不休,充满光泽的紫色珠子。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57233/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