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件吧!我觉得挺好的,一件就够了,多了我可买不起!”

  宁静提着一件白色体恤,上面没有任何图案,就是一件特别简单,单调的白色体恤,前面有一个小小的字母图案。

  听到宁静这么一说,营业员都纷纷把手里的衣服挂回了远处,原本围着他的三个人一下子就散开了。

  这现实的社会果然会让人心凉,有的人对你热情,那是因为他觉得你会对他有利,当知道你不会有用时,你就不在他的服务范围之内。

  “走吧,我们去别的地方看”

  江浩把宁静手里的衣服挂好,拉着她转身就要离开,当时宁静还以为他是因为看不上这里便宜的衣服,一脸疑惑的跟着他出了门店。

  营业员A:“这女的感觉扣门”

  营业员B:“这么便宜的衣服还只让买一件”

  营业员A:“这男的什么眼光,这么帅,找一个穿着这么土的人。”

  营业员:B“我看这男的应该挺有钱的,你看他穿的衣服是阿玛尼,不知道怎么就和这么一个女的一起”

  营业员A:“哎,感叹呀,帅哥都配了土女人。”

  营业员C:“是啊,帅哥都被丑女抢走了,我们这些长的漂亮的什么时候才能有男盆友啊。”

  一翻不堪入目的议论就在这样无限的伸延开来。

  生活里总是有那么几个沙雕,喜欢评论别人的生活,一个长像都可以当饭后话题聊一下午。

  “怎么了,是看不上哪里的衣服吗?穿惯了奢侈品,不能接受这样的地摊货?”

  宁静发出的疑问让江浩特别的不高兴,他觉得宁静在贬低他的人格。

  他瞪大自己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很凶的样子,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表情。

  宁静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抿着嘴巴看着他,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气氛变得有点不太和谐,感觉瞬间空气都变得不新鲜了,隔着两米的距离,各自都在沉默。

  此时街上的行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偶尔有人从他们中间走过,都会有异样的眼光看他们两眼。

  “这情侣是吵架了吧!”

  “恩,应该是的,你看这场景就是吵架了。”

  耳边传来的窃窃私语让江浩心里突然觉得舒畅了许多,哪怕这样被人误以为是情侣也很好,足够让他高兴很久。

  “走啦,再不走真的全部关门了,我还怎么让你给我买衣服呢。”他还是忍不住自己,主动上前和她说了话。

  宁静是一个特别倔的丫头,如果让她主动和他说话肯定要等一辈子吧。

  “刚才我生气是因为,你说我穿惯了奢侈品,其实我是这样的人吗?我不是,只要能穿,我一定不会追求奢侈品。”江浩在不停的给她解释。

  “我知道,我也是给你开玩笑的,可是你刚才的样子好凶,像我欠你几百万一样。”宁静翘着嘴巴一副不服的样子对他说道。

  “我还真希望你欠我几百万呢,或者更多会更好,这样你一辈子……”

  “你说什么?”他还没有到嘀咕完,就被宁静打断了,立马就回复了三个字:“没什么!”

  文笔路的店铺差不多都已经关门,现在想买衣服已经不可能了,长长的街道上一眼望去只有路灯还在一排排的亮着,偶尔三两个人都在低着头匆匆赶路。

  “走吧,我们去夜市,这里已经买不到衣服了。”

  宁静一边说着,一边准备去拉江浩的手,但是他突然缩了回去,这个动作让她的手扑了个空,,突然又出现了刚才尴尬的画面。

  “来来来,哥的胳膊挽着更好!趁现在还单身免费借你用用!”为了缓解尴尬的场面,他立马笑着把自己的手腕歪了过去。

  宁静微笑了一下,“你这胳膊太贵了,我可挽不起,好好跟着我就行,刚才是因为怕你走丢了,因为夜市的人很多。”说完她就朝前就走了。

  其实夜市离文笔路的距离也不过上千米的距离,转个弯过个马路就是了,尽管是下雨天,这个小小的夜市摊夜市异常的热闹,每个摊位都有雨棚撑着,简单的衣服都挂在了雨棚下。

  卖鞋子的,卖衣服的,还有卖耳环的,各种小饰品的应有尽有……

  “帅哥美女需要点什么?”耳边都是这样的问候语。

  “哎,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江浩在后面连叫了几声,宁静回头时已经没见了他的人影。

  她往回走了几步,发现他正在一个雨棚里看衣服,一个小小的雨棚下,挂着几十件衣服,这个夜市摊很奇怪,卖的全是男装,别的都是搭配卖,或者说都是女装,因为夜市这种地方,男人还是很少逛的,大多数都是女人来的地方。

  “你觉得这件怎么样?”江浩提着一件白色体恤,衣服前面有一个黑色的A字母图案,看上去倒是也简单,是她喜欢的样子。

  宁静点了点头,他就开始问老板多少钱,出乎意料的价格,让他大吃一惊,这件衣服只需要九块九,在夜市嘛,这样便宜也是正常的。

  看到他吃惊的表情,摊位老板赶紧解释道:“你别觉得它便宜就不好啊,这可是广州的货,因为拿的便宜,不像他们在贵阳拿货的,都没了转货几次手了,所以比我这儿贵,我这么说你应该也是懂得,看你也不是一个外行人。”

  “就这件吧,来,给你钱!”宁静从包里拿出一张十元的人民币,递给了老板,因为是九块九,老板还在包里翻找着一毛钱退给他。

  “走吧,”

  江浩提着老板装在袋子里的衣服,对宁静说道。

  “别,我还等着老板退我钱呢”宁静回答道,

  “马上就好了,硬币可以吗?”老板看着她问到。

  “我都无所谓,硬币纸币都可以。”

  夜,就在这无声的路灯下,拉开了生活新启动的序幕,有那份,深不见底的虚空,常常让她感觉无迹可寻,无情可以所依。

  只是静静的,静静的夜空下,没有了白日的纷争与嘈杂,远离了世俗的纠葛与牵绊。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61566/281/